肥龙看到颜风奕,自是以为救星到了。不过他才爬出几步,便被颜风奕随身的护卫给拦住了。

“大人救我,大人救我啊。”肥龙早已经是涕泪横流。

很多时候就是这样,若生死是在瞬息间决出,那么任是什么人,都敢称自己为无畏一死的豪雄。可是当见识过了死亡如此近距离降临后,仍然能够心志不改的,那可就是极少数了。

颜风奕并不去看那个令人憎恶的家伙,就在不久前,他得到手下通报,说是薛定和孟珺桐已经下山,被围困在了黑溪塔村。

当时颜风奕的心情是非常激动的,这一次进阴魂岭,他手底下死了好几位得力的武士。而跟随孟珺桐,薛定进山的其他武士们又是在什么也不知道的情况下被送回了山下,这让颜风奕对此阴魂岭之行生出了一丝愧疚,特别是如果就此搭上孟珺桐与薛定二人的性命的话,那日后到了白水城,他们本就不大的胜算,又会大打折扣。

“薛先生,”颜风奕快步走到薛定和孟珺桐的身前,当然这样走过去难免会沾上一些血污,不过这会儿颜风奕也就不在意这些细节了:“还有孟姑娘,你们俩还好吧。”

薛定收起霸胜刀,目光很是随意的扫过那些跪伏在地的黑溪塔村山民。

但同是被他所看过的人,没有哪个不是背脊寒毛根根倒坚的,刚才那恐怖的画面,也许这辈子他们也不会忘记。

“颜叔叔,我们没事。”孟珺桐收起情绪连忙道:“山中的那位同意咱们借道过这阴魂岭了。”她第一时间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颜风奕。

颜风奕原本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实在不行只能多花些时日绕行了。若是到白水城,兰宁发难,那他们只能够直接摊牌,硬碰硬得去对付那个武道大宗师。

可现在孟珺桐告诉他,阴魂岭可以过,这也意味着他们能够按时到达白水城,至少在这件事上,兰宁没有理由向他们发难。

“那这些人又是怎么回事?”颜风奕自己是一地郡王,不说是爱民如子,但是有国家法典在上,若是出了人命,还是要追究根源,对凶手施以惩戒。

冬日里的围巾少女青春活力

那条半死肥龙便是这会儿也不愿意放过眼下这个反击的机会,从颜风奕的穿着,还有他身边的那些个侍卫来看,这人的身份怎么也不会低于那个他终日服侍的镇守大人:“这位大人,您可要为我们黑溪塔村的父老乡亲们评评理啊,这两个魔头自那阴魂岭上下来,村民们好心上来询问,却遭到他们不由分说的杀戮,您看看这满地的,呕……”先前还不及细看,这说到这里,肥龙目光仔细的扫了扫,竟然没有忍住,直接趴在地上哇哇狂吐起来。

颜风奕向孟珺桐投去了询问的目光,他当然不会去相信这么个泼皮。

孟珺桐叹了一口气道:“村里的人以为我们在山上觅得了重宝,要我们将之留下。说这是他们村子里祖祖辈辈传下来的规矩。我与薛大哥此行,并没有见过他们所说的那什么宝物,当然也就交不出来,结果这些人便要对我们逞凶,薛大哥他这也是被迫无奈啊。”

要说薛定被逼无奈,这实在也是有点牵强。如果只是自保,他何必要用这么残酷,残忍的手段,哪怕是废其手足,留人一命也是可以的,可他并没有这么做。

颜风奕看着薛定,希望他能够说些什么,可薛定根本就没打算解释,抬脚就朝着村子外头走去。

孟珺桐撒了一个小谎,说他们在山中没有所得,这也是为了不再生些别的事端来,其他的事那可都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颜风奕看了那肥龙一眼,对身旁一个武士道:“拿着我的令牌,带他去镇守府衙,告诉本地镇守把这黑溪塔村的事情查清楚。你顺便也帮我给镇守带句话,告诉他,这世上没有人敢对我颜风奕撒谎。”

颜风奕三个字一字不差得落到了肥龙的耳朵里,他的脸色立刻变得铁青,可是还没有等他说什么,已经被那个武士拎起衣襟,扬长而去。

看着满地的血污,残碎的尸体,颜风奕的心情突然变得很压抑。

这凡人在高深武者面前,命**之蝼蚁都不如。

且不论此事是否是黑溪塔村人自己作死,伸手敲开了阎王殿的大门,就薛定这杀人如麻的作法是颜风奕万不能接受的。

更何况,他的女儿颜虹还对薛定有着那么一份情愫,这便是让颜风奕越发的如坐针毡。

薛定是什么身份,他比谁都清楚。

赵国灭了燕国,要薛定留在赵国,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甚至以后说不定,薛定还会扛起复燕的旗帜,站在他们赵国的对立面。若到那时,要叫颜虹如何自处,叫他颜风奕如何取舍。

“王爷,这些村民?”有人上前问道。

颜风奕瞪了那人一眼:“怎么,难不成,你还想要斩草除根不成。将他们遣散,派人清扫这里。”

见郡王不悦,那人也是识相,连忙领命告退。

颜风奕回到车队,见到薛定独自一人坐在一旁,不知在思考些什么,孟珺桐则是已经进了颜虹的车里,与她聊起了此行的见闻。

“薛先生,”颜风奕来到薛定的身旁站定。

薛定看了颜风奕一眼,点了点头算作是回应了。

“这次能够走通阴魂岭,还得多谢先生和孟姑娘。”颜风奕真诚得说道。

薛定摇了摇头:“是珺桐的功劳,我并没有做什么。”

颜风奕自然是不会在这样的事情上去客套:“那先生,咱们什么时候可以起程,那山上的那位可否有限定时辰?”

“随时可以走。”薛定依旧回答的简单粗暴。

颜风奕是真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同这位强者交流:“先生,有件事,我还想向先生……”

“你是想问我跟颜虹的事吧。”薛定只是淡淡得看了颜风奕一眼,他一早就猜到颜风奕会来找自己谈这件事,只是没有想到他会拖这么久。

颜风奕点头:“没错,先生,小女对您的情愫先生应该明了,只是不知先生?”

薛定缓缓站起身:“总之,我不会让她嫁给兰宁就是了。其他的,我管不着,也不想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