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来!”

高大黑影再无顾忌,立时大吼一声,用尽所有的气力,双锤疯狂对撞!

“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在黑暗中轰然炸开,巨大的双锤,狂砸在刘官玉身上。

激荡的气浪四散飙射,将虚空层层打穿。

下一瞬,刘官玉的身影消散。

被双锤砸中的,竟然是一道残影!

那么,刘官玉跑到哪去了?

一种不安的情绪,陡然自高大黑影体内涌起,当下想也不想,身形暴闪,朝前冲出。

高大黑影的反应,不可谓不迅速,但,仍然晚了一些。

虚空震荡,刘官玉的身影,在其左前侧闪现而出,手中怪剑卷起一片寒光,猛然横切高大黑影的双腿。

高大黑影正急急的朝前冲,哪里避的开这又快又急的一剑,仿如自杀一般,将两条腿送到了怪剑上。

清新美女董晨莉短裙美腿甜美迷人写真图片

“噗嗤!”

剑芒闪烁,鲜血飙射。

高大黑影的身躯陡然间化作两截,上半截向前栽倒,下半截身躯仍然向前跑了几步,方才呯的一声,摔倒在地。

巨大的黑色双锤,轰然砸在地上。

这一招并未致命,失去双腿的高大黑影,立时发出一声凄厉到极点的惨叫。

刘官玉眉头一皱,反手一指点出,便见一道红色的剑气自指尖狂飙而出,倏地斩在了高大黑影的胸膛上。

“嗤!”

胸膛上立时闪现出一个血洞,一股鲜血激射而出。

下一瞬,数点紫色的火焰自伤口处奔腾而起,眨眼间涌遍全身,化作了一个火人。

“住手!”

数道暴喝声响起,耀眼的光芒闪烁刺目,殿内顿时一片光明,如同白昼一般。

五道人影闪现而出,迅速围了上来。

但高大黑影的身躯,仍是在五人的目光中,迅速化成了虚无。

“阁下未免太狠了!”一个高鼻子老者沉声说道。

“本来就是你死我活的斗争,还装什么虚伪,发什么善心!”刘官玉哂笑道,“难道,你们还会放我一条生路么?”

“我们要对付的本来不是你,谁叫你擅自闯入,而且出手如此狠辣,招招要命!”高鼻子老者狠声说道。

“你们要对付谁我管不着,我是来找上仙有事!”刘官玉大声道。

“上仙正在修炼,哪里有空,他何等身份,岂是你阿猫阿狗都能找的?”老者傲然道。

“那上仙是你爹吗,你这样骄傲?”刘官玉非常不屑的问道。

“嘿嘿,你死定了!”高鼻子老者发出一声阴冷的狞笑。

“你是谁?为何会在皇宫出现?难道你是刘官玉的同伙?”另一个蓝衫汉子问道。

“你管我是谁!”刘官玉心中一惊,旋即镇定的说道。

“你夜闯皇宫,杀死守卫,打扰上仙,已然犯下滔天大罪,快快束手就擒,免得被株连九族!”一个面相凶恶的刀疤中年恶声说道。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要你死!”刘官玉手中怪剑一指刀疤中年,说道。

瞧见刘官玉犀利的眼神,听着他斩钉截铁的话语,刀疤中年猛然一滞,内心中莫名的涌起一阵恐慌,却是兀自嘴硬道:“死的人,必然是你!”

刘官玉嘿嘿一阵冷笑,手一抬,朗声道:“不想死的就让开!”

站在左侧那位面若桃花,性感妖娆的女子伸出舌头,舔了舔鲜艳的红唇,笑道:“不要打打杀杀的嘛,不如我们深入交流一下!”

刘官玉看见她那搔首弄姿的样子,不由的一阵恶心,差一点吐出来。

“我就是跟一只母猪交流,也好过和你讲话!”他朗声说道。

“你!你很好,非常好!呆会我一定好好照顾你,我要把你千刀万剐,让你生不如死!”那妖媚女子气的脸色发白,无比阴冷、凶恶的说道。

“不是我看不起你,就你,我还真没放在眼里!”说冷冷说道。

“哎呀,废话那么多干嘛,管他是谁,直接把他弄残了,交给上仙处理!”正前方那个光头汉子大声吼道。

“哇靠,你居然如此残忍,我先弄死你!”刘官玉大吼一声,金灵力疯狂运转,手一挥,一只金色的巨掌狂飙而出,朝着那光头大汉轰然拍下。

光头大汉万万没有想到,刘官玉面对他们五人,竟然还敢率先动手,此时眼见巨掌拍来,亦是大喝一声,身上顿时亮起一片青色的光芒。

一股狂暴至极的气息轰然而出,如同江河奔腾。

“七杀拳!”

光头大汉左脚前踏一步,右拳暴击而出。

一道拳影飙射,虚空层层碎裂。

“轰!”

青色的拳影和金色的掌影悍然碰撞在一起,惊天动地的巨响在殿内轰然炸开,青光和金光猛烈交织,旋即倏地飙射四散。

下一瞬,那凶猛的拳影被掌影拍爆,震出一声爆响,掌影挟威直下,拍在了光头大汉的身上。

“轰隆”一声,光头大汉被拍进了地面,一个巨坑赫然映入众人眼帘,地面的裂痕,如同蛛网蔓延而开。

霎时间尘土飞扬,气浪狂飙。

片刻后,尘土散开。

“咳咳!”

光头大汉踉跄着从巨坑中爬起,浑身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巨眼之中,又是畏惧,又是凶狠,死死的盯着刘官玉,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二人刚才交手的一招,可谓是电光石火,迅捷绝伦,令人难以反应。

其余四人,既来不及出手相救,也从未想到过,光头大汉会在一招间败北!

“我要杀了你!”光头大汉仰天嘶吼,双拳猛然擂胸,张口吐出一股血箭,化作万千血雾浮于身前。

身躯之中,青光迸射,打在血雾之中,令得其翻滚卷动,旋即化作一张血衣悬挂在其身前。

光头大汉身形一冲,竟将血衣穿在了身上。

下一刻,整个身形陡然暴涨,化作了三丈多高的巨人。

四肢粗大有如磨盘,一股狂暴至极,嗜血至极,凶残至极的阴冷气息,如同滔天巨浪般席卷而出。

“死来!”

光头大汉暴喝一声,右拳一晃,猛然击出,一道桌面大小的拳影呼啸而出,朝着刘官玉轰击而来。

“来得好!”刘官玉身形前冲,竟是以硬碰硬,抬起左拳暴击而出。

一道拳影飙射,却是要比光头大汉的拳影小的太多。

“傻逼,自不量力,死了活该!”那妖媚女子骂道。

刀疤中年一撇嘴,嘲讽道:“弱智,傻逼一般的自杀行为!”

那蓝衫汉子出了一口气,说道:“好吧,没我们的事了,光头强把自己的看家本领使出来了。”

只有高鼻子老者双目一缩,皱了皱眉头。

“轰!”

一大一小两个拳影在空中剧烈对撞,巨响之声仿如雷霆轰鸣。

刘官玉发出的拳影瞬间碎裂,光头大汉气焰滔天,桌面大小的拳影挟威走进,朝着刘官玉打来。

刘官玉脸上浮现惊慌之色,急伸左拳格挡。

又是一声巨响,刘官玉发出一声惨叫,整个身形,如同炮弹般倒飞而出。

“哼,这样的人,就该死!”妖媚女子伸手捋了捋秀发,快意的说道。

蓝衫汉子和刀疤脸二人,也俱都露出轻松之色。

但下一瞬,轻松之色凝固,旋即被惊讶、诧异和震骇之色代替。

犹如白日见鬼一般。

因为他们看见,刘官玉倒飞的身形陡然一折,竟然迅雷般朝着妖媚女子冲去。

这一折,非常突兀,却又迅捷绝伦,转折之处,圆润自如,流畅自然,如同鱼儿在水中游动一般,没有丝毫勉强之处。

那妖媚女子正等着看笑话呢,哪里能想到刘官玉居然身不着地就朝着她冲来,而且是以一种令得她惊讶不已 的速度!

“唰!”

刘官玉的身形在空中拉出一串残影,刹那间便已逼近。

右手倏地一抬,手中怪剑立时冒出璀璨至极的七彩之色 ,在众人呆滞的目光中,蓦然朝后一斩,一道巨大七彩剑芒,向着妖媚女子直劈而来。

速度,快到了极点!

快到了妖媚女子,根本,没有时间拿出武器抵挡。

万般无奈之下,只得双手身前一合,疯狂掐诀,光芒暴闪之间,一朵深蓝色的莲花,闪现在她身前。

“砰”的一声闷响传来,巨大的剑芒,狰狞的斩在了莲花之上。

深蓝色的莲花通体震颤,蓝光乱闪,下一瞬,滴溜溜旋转着抛飞而出。

妖媚女子的身躯,如被巨山倾砸,轰然倒飞,退到了刀疤脸身旁。

那刀疤脸伸出双手,在其腰间一抚,想将妖媚女子接住,却只觉一股滔天巨力从其身上传来,当下脸色潮红,闷哼一声,暴退两步,方才稳住身形。

“死鬼,你接就接了,怎么还在我腰间乱摸?”妖媚女子白了刀疤脸一眼,媚态横生,骚意撩人。

刀疤汉子想要辩解,却又不想示弱,只得嘿嘿一笑,将抚在妖媚女子腰间的双手放下。

刘官玉身形落地,有些意外的眉梢一挑,凝神细望那深蓝色莲花,目中闪过一丝讶色。

这一剑他已用出八成实力,虽说武器有些不趁手,但威力仍是强大无比。

但这一剑斩下,居然未能将莲花破开,委实令得他有些意外!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