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时间,银色傀儡双手狂闪,道道掌影狂飙而出,仿如漫天星辰临空,朝着刘官玉镇压而来。

那黑色傀儡,则是狂吼一声。

“冰河巨龙,给我死吧!”

旋即双手一虚虚一按,轰隆一声巨响,其背后虚空中,陡然闪现出一条恐怖的冰河,令人骇然的奇寒,自冰河内席卷而出。

数丈方圆范围内,冰冻一片,气温下降到极点。

更震骇人心的是,在那冰河之内,一道庞大的巨龙虚影若隐若现,踏浪而来。

一时间,但见横亘虚空的剑影,狂暴涌来的万千掌影,以及那冰河之中,乘风破浪而来的巨龙虚影,三道攻击呈三角之势,朝着刘官玉围杀而来。

整片比试台虚空,都被这三道恐怖的攻击所笼罩。

台下众人俱都心惊肉跳,嘴巴微张,双眼满是震骇之色。

这三道恐怖的攻击,将他们都惊呆了。

“九日神功,大荒力!”

刘官玉暴喝一声,气海之内那,那火之日陡然光芒大作,一片淡淡的紫色,自小腹处透体而出,叠加在了浑身的七彩之中。

冰肌玉骨美美清秀少女户外阳光下写真

头顶处白色莲花盛放,水之日璀璨耀眼,光芒万丈,不可逼视。

顷刻间,锤影狂飙,漫天席卷,朝着那三道攻击直掠而去。

下一瞬,便是与三道攻击狠狠的碰撞在了一起。

“轰隆!”

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冲天而起,虚空的三道攻击与无尽锤影剧烈碰撞,俱都化作了漫天光点,湮灭于虚无之间。

刘官玉大喝一声,脚尖点地,化作一道七彩光弧,瞬间冲到了秦世杨身前。

“看招!”

右手一扬,腾霄锤挟着尖锐的破空之声,闪电般朝着秦世杨脑门刺去。

刘官玉这一招,却是以锤使枪,犀利迅捷,杀气逼人。

无数的锤影漫天席卷,将秦世杨完笼罩,如同一张大网包裹,使其根本无法闪躲逃脱。

秦世杨目光阴沉,手中黑剑一震,立时黑光大作,飞迅膨胀,刹那间化作了三丈长,七尺宽,如同一面坚固的盾牌,挡在了他的身前。

剑身上的黑雾,如同黑色丝带一般,部汇聚缠绕在黑剑之上。

看起来,威势无比。

“挡得住么?”

刘官玉冷笑出声,目光中的森寒之意越发浓郁,腾霄锤迅雷般砸在那盾牌之上,传出极其刺耳的金铁交鸣之声。

大荒力和九日神力,如同万丈巨浪一般暴涌冲击,秦世杨身形剧震,暴退连连。

银色傀儡和黑色傀儡急速杀来,刘官玉身形一闪,穿越神通发动,顷刻间消失无踪。

完避开了两个傀儡的合击。

再次显出身形时,已然来到了秦世杨左侧,腾霄锤一扬,凌空砸下。

秦世杨亡魂皆冒,心惊胆颤,

刘官玉这种能够隐身的秘法,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威胁。

百忙之中,身形左转,手中巨大的黑剑一摆,拦向腾霄锤。

“给我破!”

刘官玉暴喝一声,腾霄锤有如泰山压顶一般,砸在了黑剑之上。

“轰!”

一声巨响,激荡的气浪狂飙四射。

秦世杨的身形再度暴退。

那两个傀儡再度围杀而来,但刘官玉再度瞬间消逝。

两个傀儡傻眼了。

“呯!”

刘官玉在秦世杨右侧出现,一锤砸在了黑剑上。

几道裂纹赫然显现在黑剑上!

爆响声中,秦世杨再退。

刘官玉身形一闪,再度隐没。

两个傀儡对视一眼,朝着秦世杨左右两侧冲去。

可惜的是,刘官玉这一次,并没有冲向两侧,而是正面跟上。

手中腾霄锤一震,七彩光芒迸射,强悍至极的力量暴涌而出,锤芒飙射,璀璨耀眼。

挟裹着万钧之力,狠狠的砸击在黑剑上。

“咔嚓!”

巨大的黑剑,在腾霄锤那恐怖的威力之下,那数道裂痕陡然扩大,下一瞬,化作了无数碎块,狂飙四射。

正在秦世杨两侧防护的傀儡,根本来不及反应,黑剑便被腾霄锤砸破!

剑盾一破,刘官玉手持腾霄锤,瞬间与秦世杨错身而过,腾霄锤蓦地一挥。

寒光乍起。

随后,便听见一道惨叫声冲天而起,在整个训练区响彻开来。

“怎么回事?”

一道道目光,顷刻间汇聚到了那惨叫之处,随后便是响起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

震骇的目光中,那发出这凄厉惨叫的不是别人,正是越级挑战,勇气可嘉的秦世杨。

此刻的他,显得极是狼狈,其左手左脚,皆是呈现出一种骇人的扭曲,骨骼错位,肌肉肿胀。

就在刚才那一错身之际,腾霄锤闪电般划过,将其手脚砸伤。

“啊!”

秦世杨惨叫一声,几欲疯狂,如此伤势,他将再无资格挑战别人,想要夺取前五的想法,瞬间落空。

秦世杨好恨!

无比懊悔旋即而起,最后,进转化成了滔天巨怒。

右手疯狂掐诀,力御使两个傀儡。

刘官玉淡淡的瞥了眼暴怒的秦世杨,嘴角一撇,轻轻哂笑一声,旋即转过身,森冷的眸光扫视着两个傀儡,那彻骨的寒意,使得两个傀儡如坠冰窟。

“此子如此年轻,而且实力如此强悍!绝对不是借天境初期!”有一内门弟子肯定道。

“是啊,不仅能轻易破掉秦世杨三人合击,而且眼睁睁的将其轻伤!”

“如论天赋和实力,此子已是直追外门榜第一慕容风云了,简直恐怖啊,外门何时出现了这么一名绝世妖孽?”

没有人能够回答他。

台下众人,俱都震骇莫名,犹如雕塑般站在原地,目光怔怔的瞧着台上,那道犹如魔神般的身影。

他们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这个才进外门没多久的少年,居然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不仅力抗三者联手,更是暴力碾压秦世杨,并将其轻伤。

这实在是太令人震撼了!

望着围杀而来的傀儡,刘官玉眉毛一扬。

“还不死心吗?好,那我就成你!”

说罢,脚掌一踏,身形展开,化作一道七彩光芒闪烁而出,小腹处紫色弥漫,头顶处白莲盛开。

整个人,如同一尊仙神。

两个傀儡脸色大变,心中畏惧之感大起。

银色傀儡面色凝重之极,右手一拍储物袋,一道黄光闪烁,一个黄色的盒子飘飞而出,迎风暴涨,眨眼间已是数丈巨大。

盒子盖一掀,一道道黄黑色光芒迸射而出,竟是化作一条条巨大的蜈蚣,足足有三四十条之多,每一条都有近三丈巨大。

这些蜈蚣,俱都腋生双翅,仿如大刀,百足森寒有如利刃,划动之际,虚空层层碎裂而开,看起来骇人到了极点。

黑色傀儡双手印诀一变,一片冰河再度显现,一股股冰蓝色的寒气肆虐席卷,竟将黑色傀儡完包裹进去,在其身体周围形成了一层冰蓝色的铠衣。

“杀!”

黑色傀儡大喝一声,脚掌一踏台面,轰响声中,挟裹着无穷无尽的冰蓝色寒气,直朝着刘官玉掠去。

刘官玉手持腾霄锤,脚掌一踏,身形晃动,迅若奔雷般朝着黑色傀儡掠去,腾霄锤一晃,七彩光芒铺天盖地,将黑色傀儡整个笼罩进去。

强大的融合之力爆发开来,欲要将黑色傀儡彻底绞碎。

但是,黑色傀儡体表冰蓝色寒气所化的铠甲,防御力竟是极为恐怖,七彩光芒甫一接触铠甲表面,居然被其强大的寒意冻结成了冰块。

只是转瞬之间,那包裹在黑色傀儡周身的七彩光芒,被强悍至极的寒气,眨眼间凝结成了一座七彩冰雕。

“咦!有点古怪!”刘官玉惊讶出声,这冰寒铠甲如此厉害?

眼中精光暴闪,九日神力和大荒力狂涌而出,那冰雕轰然破碎,但那黑色傀儡,却也带着无比的狂霸之气,朝着刘官玉一拳轰来。

“哼!”

刘官玉冷哼一声,腾霄锤一招横扫千军,锤头与黑色傀儡的拳头,狠狠的撞击在一起,强大的力量陡然爆发开来,狂暴的气浪翻卷四射。

黑色傀儡闷哼一声,身形暴退十数步,而刘官玉则仅仅退后一步。

肉眼可见,毫无疑问,刘官玉占据绝对的上风。

“呼!”

便在此时,一道道嘶鸣之声传来,那三四十多条变异蜈蚣,双翅振动,百足齐扬,蜂拥着冲到了近处。

那恐怖的脑袋和坚硬的百足,看去极为狰狞。

刘官玉目光一寒,腾霄锤幻化而起,暴喝一声。

“开天辟地之辟地!”

一道道七彩斧影狂飙而出,在他身周开始高旋转起来,化作了一道恐怖的斧芒风暴。

这一招辟地,纯属守招,万千斧芒飞速旋转,在身周编织成一片斧芒风暴,其威力极其的骇人和恐怖。

四周飞掠而来的双翅蜈蚣,尽管无比凶恶狰狞,但甫一接触到斧芒风暴,便尽皆被绞杀成无数的碎块,无一幸免。

斧芒风暴瞬间灭尽杀绝了众多蜈蚣,一个飞旋之下,挟着呼呼啸的劲风,朝着银色傀儡掠去,欲要将其一并绞杀。

银色傀儡脸色剧变,双手疯狂挥击,,无数的掌影出现在他的周围,形成了一道掌影护罩,其无数剑影闪烁其中,凌厉无比的气势弥漫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