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泽负手走向第一楼,眼神淡漠,对于金珠子的伏地而亡没有丝毫的理会。

那种神态,就像从一开始便知道如此。

至于那些投放落地最终却只能顶住一根钢柱的狂骑机师,他们只觉得背后汗毛尽数竖起,紧张的看着那名从中穿过的少年。

局势已经到如此地步,当事人甚至都惊动了半座东升城,但诡异的是……上级没有任何指令传出。

所以,现在就成了陆泽安然穿过守卫队,双方井水不犯河水的诡异局势。

这画面对于第一楼内所有完整看到镇杀金珠子全过程的人来说,是何等的震撼!

尚南……

尚南那种过去二十年都不曾掀起波澜的小地方,怎么会出来这等霸道的人物!

东升之城各大家族原本蠢蠢欲动的高阶武者,在不经意间看到陆泽的衣衫时,瞳孔猛地一缩,本就迟缓的脚步更是如钉子一般再不敢动弹。

镇杀10星烈风武者,风雷暴雨异象如龙蛇环绕,甚至险些掀翻微光湖。

那个少年的身上,怎么可能连雨水都不曾有!

人群中,有犹自颤抖的呢喃声响起。

帆布鞋运动服美女黑长直发靓丽清纯图片

“那个人杀了……旧金山商会的黄先生。”

来自US联盟的商团之中,除了极个别的人员,绝大多数并不知道内情。

而那些知情者看着七孔流血而亡的黄豆,再看着以天人之姿走回岸边的陆泽,只感觉胸口憋闷、有些窒息。

那位“天人”穆先生的唯二弟子,仅仅一次远行便死在了遥远的东方土地上。

刚刚经历旧金山那场腥风血雨的大圈帮成员,此刻手背颤抖的厉害,多少次他们想抬起手环向大洋彼岸汇报这里的情况。

但是刚刚那一幕幕张力十足的画面不断冲击着他们的心神,他们在恐惧于那名少年的想法,也在恐惧于那位拥有国王勋章的高良。

至于“天人”穆先生……

如果因此震怒,他们这一整支商团,恐怕连活着返回旧金山都是奢望了。

“你当着东升之城诸多客人的面,格杀了一名来自大洋彼岸的尊贵客人。”

忽然,人群之中有一道声音响起,声音很平静,但却让听到的人心脏一紧,甚至头皮发麻。

这是刚刚那一战的连锁反应?

如果再来一战,没有黄豆先生那样的战斗力,谁来顶上。

谁有资格和陆泽一战?

三层【平湖阁】内,白晋眼神微冷,他的视野最佳,自然能够第一时间看到发声之人的位置。

是东升之城孙家的铁供奉。

铁供奉不姓铁,那个外号是来自于对方自外海迷雾区返回时,偌大的佣兵只有他毫发无伤的走回,手里还拖着一头被打烂下颚骨的9星巨兽水蕨鳄的尸体。

铁供奉已经成了他的名号,至于本名是什么已经没有人知道。

铁供奉所在的孙家,则是东升之城里亲近燕都的一派代表,凭借手中掌控的两条海运航线,与燕都的某些家族打得火热。

所以现在粗略看来,白晋最开始有些瞧不上的高洪极,竟然布置了这么多后手。

燕都对于东升之城的渗透,竟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深。

这时,白晋心中已然下了一个决断,他的目光中泛起明亮,最终落在陆泽身上。

……

在那句刚刚出现的瞬间,陆泽的锐利目光便瞬间便锁定对方。

那是一名穿着灰色布袍身高只有175公分的中年男人。

骨架不算大,但是手掌指节很粗。

老农似的面孔上,皱纹深邃。

发现陆泽的目光后,铁供奉咧了咧嘴,原本有些木讷的眼神瞬间如鹰隼落在陆泽身上,声音厚重且肯定。

“你杀了一名10星战王!”

这句话引起大片哗然。

看破不说破,一些客人毕生都没在如此近的距离亲身经历一场战王之间的生死对决。

但现在铁供奉戳破这张窗户纸,其中意味就极其难明了。

“只是不知道阁下,还有没有余力再战?”

铁供奉依然站在原地,但最后一句话说出后,他周围的人不由自主全部退开。

这句话,诛心啊!

铁供奉仅仅说出这样一句话,便不再言语。

可是这一句话带来威力却让人群瞬间从被陆泽震慑的恐惧中挣脱出来。

现在的陆泽再如何风轻云淡,也无法掩饰刚刚那一战的惊天动地。

一些人恍惚记起,陆泽似乎两次被黄先生从天空打下。

如此想来,这名少年绝对是受到了某些内伤!

只是事情闹得越大,就越需要他保持镇定。

所以,如果东升之城这些家里坐拥金山银山的本土家族如果发难,搞不好真的能在今日斩杀掉第二名战王。

一日陨落双战王。

反正又不是自家的人,其他后果先不提,东升之城这场微光湖茶会恐怕能成为太平洋西海岸的本月最大焦点。

整个东升之城的影响力恐怕将不局限于夏国华东地区,对东升之城的各大家族来说将是何等风光。

陆泽闻言止步,视线平和的注视那名铁供奉。

人群不由屏住呼吸,一些心思敏锐的人甚至悄无声息后退,生怕稍后的冲突牵连到自己。

“你不服?”

三个字突兀的从那名年轻人口中说出,众人猛地一僵,呆滞看着脸色冷漠的陆泽。

铁供奉的脖颈后青筋浮起一瞬,抬起头露出一个略显憨厚的笑脸。

“呵呵,不敢。”

内容似乎在服软示弱,但那憨厚的笑容,以及没有动弹的身躯,却让人听出了其中讥讽。

铁供奉这样开口并不是冒失,此刻各大家族藏匿于人群如他一般的供奉不下十人。

这名少年刚刚凭借秘术格杀了10星战王,所付出的代价绝对不小。

对他们而言,如果今日杀了10星烈风级武者,这屠大龙的事情一旦成功,那未来修行之路将是一片坦途!

武者求名又求利,端的就是胸中一口气。

感觉到人群深处的蠢蠢欲动,司空博远和林光明等人对视一眼,不动声色聚到一起。

司空博远用复杂的眼神看着林光明。

这个小子为了你家闺女还真他娘的敢玩命啊。

但老夫来这里可不是陪你们玩命的。

林光明回应的眼神则是很无辜。

【大家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司空博远鼻腔中喷出一道悠长的气,他怕被气坏了自己这还算精壮的身子。

习惯幕后布局的人忽然被强行推出去肉搏,任谁都有三分火气。

可现在的局势已经容不得他选择了。

一切发展,就看那个小子了!

【十方盟要是在今天完蛋,那我们可就成尚南的顶级笑话了。】

……

顾诗诗同样很紧张,甚至是提着心脏看完刚刚一幕的,直到刚刚才松了一口气,手心已然汗水涔涔,却发现自己的素手还被林之道这个小了自己五岁的家伙握着!

心中又羞又急,却没有表现出来,她怕自己的举动会对林之道以及陆泽一方带来不好的影响。

有着一颗玲珑心的顾诗诗已经觉察到四周那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势,心中不由越发焦急。

微微侧头,视线里所有人的表情都极其凝重。

顾诗诗收回视线,抿着嘴最终看向那个小男人。

然后,他看到了满脸不在乎,甚至嘴角挂着冷笑的林之道。

这一刻,林之道这个场中年龄最小的家伙,竟然表现的最不在乎!

而且站在那里毫不掩饰眼中的讥讽与嘲弄。

这个家伙,这么莽撞的吗?

似乎觉察到了身边的目光,林之道扭过头看着顾诗诗那张秀美的小脸,笑了笑没有说话。

他松开手掌。

这时候再占便宜不是爷们的行为。

他竖起大拇指指了指陆泽那边的方向。

顾诗诗的视线有些迷茫,她看到了林之道张口。

是要告诉自己什么吗?

“知道我为什么喊他老大么?”林之道的声音很平静,脸上甚至还挂着笑意。

顾诗诗茫然的摇摇头。

林之道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浓,没有回答。

因为他这辈子认定的大哥,唯一姐夫,已经向着第一楼内外的所有人给出了回答。

……

“不敢……”

陆泽眨了眨眼,咀嚼着这个充满深意的词汇,然后微笑着抬起头,说出了一句让铁供奉瞬间满脸铁青的话。

“就滚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