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一整天,夜袭都在熟悉自己新的武器或者装备中。

感受到的强大是一回事。

但是当实际上进行尝试的时候,那种强大才算是真正展现。

每个人都是又震惊,又兴奋。

“我感觉我可以打过去的十个我!”蕾欧奈亢奋的说道,得到了所有人的一致认同。

这种强大和使用帝具的时候完不同。

使用帝具,就能够清楚的感知到,帝具是一种武器。

而使用这种装备。

就仿佛这力量是自己的一样。

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而另一边。

阿尔托莉雅一边指点所有人,一边抓来了一大堆的危险种。

初冬清爽秀

她真的有点喜欢这个世界了,在她的国度,打猎可没有这么愉快,肉质又嫩又多。

赤瞳能够这么强大,一定是也与这个世界的猎物有关系吧。

美美的包餐了一顿之后,阿尔托莉雅站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各位,我要交给你们的任务,就是去尽情的挑衅吧。”

“挑衅?”娜杰塔等人似乎是若有所思。

“没错,你们已经拥有了这样强大的力量,已经没有必要再像以前一样在阴影中小心翼翼的敌对。”阿尔托莉雅就犹如一位即将行军的降临一样英姿飒爽,“去帝都吧,去让无药可救之人得到惩罚,让整个帝都留下你们的名号。”

既然力量是自己这方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那就要好好的利用这种优势。

无需再遮遮掩掩,更不用小心翼翼,只管用这力量向整个腐朽的帝国展现反抗。

给予压力。

阿尔托莉雅的话,让每一个夜袭中的人都有些热血沸腾。

她们虽然是杀手,但是血液并非是冰冷的,相反,还非常的火热。

什么时候,她们这些苦苦挣扎的人,这些被无视掉的人,也可以尽情的展现自己的力量。

“走吧。”娜杰塔看了一圈自己身边的同伴,张了张嘴,最后却只留下了一句话,“为了我们死去的同伴。”

“为了死去的同伴!”大家齐身呼和。

兴奋渐渐的褪去,只剩下愈发坚定的决心。

这一夜。

对于帝都而言,注定是不眠之夜。

阿尔托莉雅和贞德并没有直接参与进去,她们的身形静悄悄的悬浮在半空之中,月亮之下,注视着下方繁荣了近千年的城市。

每一个夜袭成员,单独进行一场战争。

即便不具备多少近距离攻击的玛茵,也可以凭借着加持后的速度,轻松自如的躲避着那些护卫队。

她们毫不掩饰自己的身形,直接奔向了各自的目标,留下了夜袭的痕迹。

惊叫的声音,开始出现在帝都的各个地方。

“皇宫内的那位布德将军好像没有任何反应。”阿尔托莉雅的视线穿透了高空,直接看到了皇宫中。

那位布德已经知道了帝都内正在发生的事情。

但他也只是穿戴整齐,一人一军守护在皇宫的面前,丝毫没有去城内的打算。

完的愚忠之辈。

但凡有一点变通,也不会让大臣这样残害帝国根基。

“但是城市的警备队开始行动了。”贞德指着某个方向。

“警备队的队长,好像也是目标。”阿尔托莉雅的视线也转移了过去。

警备队的队长欧卡,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是打击罪犯,但实际上,他与油商贾迈勒狼狈为奸,牟取暴利,并栽赃害死了很多无辜的人。

一个狠毒并且懂得伪装的人。

而此刻。

在警备队的大门口。

接到了通知,刚刚准备行动去拯救那些贵族的警备队,就看见了一个人站在大门口。

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穿着凸显出窈窕身材的旗袍,带着圆眼镜,更显知性和优雅。

但是,她手上那柄造型夸张的巨大剑道,却给她本来的感觉带来了一丝诡异的气息。

没错,这人正是希尔。

“夜袭中的人?”欧卡一眼就看出来,那柄剑道似乎是某种帝具,他快速的扫视了一遍周围,最后再定格在希尔的身上,冷笑一声,“竟然一个人来,是打算用自己的性命为其余人争取时间吗?你以为自己能够争取多少时间?”

即便是帝具使,欧卡也没有丝毫的担忧。

他有这个自信。

先不说这里可是警备队的总部,他的部下们已经将希尔围的水泄不通,更何况,他的弟子,塞琉就在旁边。

塞琉,同样是帝具使。

“师傅,她竟然是夜袭的人吗?”塞琉看着希尔,似乎是有些震惊,也有些心痛,“多么漂亮的人啊,为什么要加入夜袭那种十恶不赦的组织,不过,既然是犯罪的话,那也没有办法了!上吧,小比!”

她将怀中抱着的一只看上去似乎人畜无害的小狗丢了出去。

在半空中,小狗飞速的膨胀。

等到落地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一个有着数米高,露出狰狞牙齿,体形巨大生物,狠狠朝着希尔猛扑过去。

与此同时,已经将希尔包围起来的警备队,同时开始了冲锋!

赫然是同时出手,打算速战速决。

欧卡站在原处冷笑,就算是帝具使,在这种包围之下,也断然没有逃生的可能。

然而——

希尔只是双手抬起了自己的剪刀。

低声说道:“对不起。”

唰——

肉眼无法看见的白光闪过,所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下一个瞬间,整个世界犹如突然四分五裂一般,在希尔的周围,一切都被一道道的裂痕彻底的隔断。

然后噗的一下散开。

无论是警备队,还是生物型帝具,部四分五裂。

鲜血溅射到了希尔的身上。

从紫色的长发,到白皙的肌肤,再到精致的旗袍,在这个时候部沾满了猩红的颜色。

希尔摘下自己的眼镜,似乎是想要擦一下,但是拿出手绢后,发现手绢也变了颜色,再低头看看。

“……要被骂了。”她有些苦恼的说道。

“开什么玩笑!”塞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扭曲着面庞大声的吼道,“你这个混蛋,你都做了些什么!”

仿佛察觉到了她的愤怒。

本来已经被切割成碎片生物型帝具小比,忽然蠕动着,重新变回了原本的样子。

作为生物型帝具,除非核心被破坏,不然无论什么样的伤势,都能够快速复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