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不就虽然是离开了武家,但是这一口气他是不会这么轻易的咽下的,他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回到天都城,那里才是他的故乡,这么多年隐忍的生活,其实他早就已经是无比厌倦了,能够再次回来,其实已经是万幸了,天都城还是和过去一样的壮观!自己是有多少年不曾回来了呢?久的连他自己都是忘记了,近了,更近了,自己的家乡此刻就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武不就的速度是越来越快了,但他终究是被城门卫士拦住了,“你是什么人?我看你形迹可疑,现在跟我走一趟!”

倒不是武不就真的就形迹可疑,而是此人的模样过于的猥琐,任何人看到了他的脸,都会将他归到形迹可疑的这一类中,可是这一张脸是父母给的,他武不就能有什么办法,而且现在天都城的卫士是越发的大胆了,连自己都不认识,还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呢?“你是新来的吧,居然连我都不认识?看来我不在的这些年,你们这些人是真的没有一丝的长进啊!”在天元王朝中,武不就是曾经的卫士长,有许多的卫士规矩都是他一手建立起来的。

“对不起,你是什么人,我们不想知道,如今正是多事之秋还请你配合我们,不然的话,我们就真的不客气了,到了那个时候,阁下的脸上就真的不好看了!”天都城是天元王朝的心脏,选出来的卫士自然是最优秀的,他们不会因为来人的身份特殊就心生胆怯,更不用说这武不就离开天都城多年,能记住他的人已是寥寥无几!

“你们真是好大的胆子,我是武不就,你们现在让烈火出来见我!”武不就这人的嘴巴是真的很讨厌,可是他是毫不自知,他总认为自己是王朝的功臣,在水阳城待了这么多年,劳苦功高,就应该得到嘉奖,想不到事情根本就不是这样,现在居然连一个小小的卫士都敢对自己大小声了,这不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吗?

那卫士也是一脸的正气,在他看来,武不就这样的人他每天都是见多了,不要认为说出烈火大人的名字就可以万事大吉,这是不可能的,“看来你的身上倒是有着不少的事情啊,什么话也不用说了,跟我走一趟,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我铁鞭的厉害!”铁鞭是这卫士的绰号,意思是说,此人最擅长的就是审问,那手段当真是层不出穷,至今为止没有一个人能抵挡的住的,这才有了铁鞭这个称号。

“你们放开我,你们这么对我,若是让烈火知道了,他是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让诸位都看看吧,烈火就是这么对待他的兄弟的!”武不就就是要喊出来,他要逼迫烈火这个男人出来,只要他出来了,那么自己就会有生机了,其实他心中很清楚,烈火根本就不想看见自己,但是没有办法,他武不就还指望着王朝赐予他力量,帮助他杀回水阳城呢!

“你们等等,这人我认识,铁鞭看在我的面子上就放过他吧!”说话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鬼影中排行第二的鬼影,他也是十分的恼火,以他如今的功力居然是不如溪水那个男人,开什么玩笑,有的时候他是真的看不懂烈火那个男人究竟是在想些什么,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就看到了大门外的武不就,对于这个男人,细雨是有印象的,应该是水阳城的长老,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不费工夫!”

“是,那么此人就交给细雨大人您了,咱们走!”铁鞭对细雨倒是极为的恭敬,“这不是武不就长老吗?你不在水阳城好好的戴着,来天都城做什么呢?哦,我想起来了迷你说过你是王朝的人,看你这一身的狼狈,我要是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是被他们赶出来了吧,无处可去,这才想到回来对吗?”跟这个男人说话,就不需要留面子!

是的,一切都是让这个男人说中了,但是武不就是绝对不会承认的,他有什么资格这么说自己呢?这细雨位列鬼影第二,号称是武器大师,可是先看看他的结果吧,他被溪水打的溃不成军,现在还有脸在自己的面前称老大,可笑!“好了,你也不要在那里自言自语了,我来找你,是因为帝君他老人家想见你,不然的话,我能来见你这样的人吗?”

帝君终于是想起了自己,这么多年来,其实自己心中最挂念的人就是帝君,“等见到了帝君,我会将我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他,你们谁也走不了!”这话明显是对众多卫士说的,可是这些卫士也不着急,帝君是什么人,他们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那个男人一向都是以自己的喜好为准,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对他指手画脚!

圣女峰天王殿,这里是天元帝的寝宫,帝君依旧是没有一丝的形象,披着头发,在推杯换盏,看了一眼门口,“既然人都来了,还杵在那里做什么,进来吧,我找你有事,难道这么多年过去,你就没有什么想要对我说的吗?”天元帝九世可不是傻子,他喜欢玩乐不错,但此人精通制衡之术,因此,这天下并没有什么大的乱子,就算是有着蒋沈韩杨四大义军,但是这四个人现在都是在各自发展,不敢有太大的动作!

“听烈火叔叔说,你有事情要对我说是吗?那是什么事情呢?你先不要说啊,让我来猜一猜,我想应该是你想打回水阳城,你认为这么多年在水阳城的付出都是一种儿戏了是吗?好,想法很不错,可是我现在要告诉你的是,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毕竟,这是你自己的事情,怎么能让王朝来为你出头呢?你小子要是真有本事的话,就靠自己,不要靠别人,不然的话,你在我的眼中还是和过去一样,一向是一个废物!

清纯美女乡野挎花篮明眸大眼可爱图片

现在我说的话,你明白了吗?要是明白了,就赶紧滚,我不想看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