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知道……

蝼蚁两字……怎么写吗?

我x……

金成辉感觉自己这15岁的身板,已经快压不住马上要突破250的血压了,他捂住自己的心脏努力保持着站立,但是大脑仍然一阵阵传来缺氧般的窒息感。

两名皮衣人的手指扣在扳机上,眼中闪过暴虐,哪怕没有枪械,凭借他们3星战士的实力,也足以虐杀眼前这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了。

手指压下扳机的时刻,就是子弹射爆对方脑袋的时刻。

“去地狱再问吧!”

一声冷哼,两人同时开枪。

但是,也就在同一时刻,陆泽动了,而且速度比两人更快。

陆泽双臂轻盈舒展开来,双手食指中指同时并拢,随着轻轻一震霎时化作轻盈的风,带起数道如水流般的残像。

在看不见的世界里,积蓄的星源力量如电流般从识海中奔涌而出,附着于手臂、手腕、手指。

肱二头肌、肱三头肌抖动时的细微震颤,本应在空气中引起似鞭炮炸裂般的响声,但是骨骼的奇异韵律却从反方向抵消了所有抖动。

中国第一美女空姐项瑾个人写真图片

所以最终看到的便是两道似溪流冲刷过空气的蜿蜒轨迹,直至指尖同时刺中两名皮衣人的喉咙,残影才最终归一,整个过程分外的赏心悦目。

——流水卸风拳·二牙指!

咔。

两道略显沉闷的喉骨裂声在0.1秒内同时绽放,带着环绕感与回音,形成了令人头皮发麻的和声。

没有半点血花溅出。

两名皮衣人的表情凝固,保持着持枪的姿态,似雕像一般定格。

“走了。”

陆泽收起双臂,淡然从中穿过。

金成辉脑子浑浑噩噩,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跟着陆泽穿过的,他只知道当他与这两名皮衣人处于同一直线时,耳旁突然传来一声——。

噗通。

两具尸体重重倒地!

金成辉无意中瞄了一眼,只感觉背后汗毛都彻底炸起。

因为,这两名皮衣人的后颈……生生凸起了五公分!!

这tm是把颈椎骨节打出去了吗?

未来的天才骇客哆哆嗦嗦的开口:“刚、刚刚刚……我明明看到他们要开枪了!”

“人脑放电的时间通常从170毫秒到700毫秒不等,神经信号在髓鞘质断层间跳跃前进最终传递到指尖,但是经过特殊训练的人,能够做到从思考到行动之间所需时间不到150毫秒。”

“所以只要在150毫秒内完成出手,一切就变得很简单了,不是么?”

陆泽拉开后门,眼神淡然落在前方不远处的那间杂物屋。

【不是你大爷啊!】

金成辉心中差点掀桌而起,但最后只能认怂的捏着鼻子嗯了一声。

走在前方的陆泽嘴角轻轻勾起一抹弧度。

而金成辉丝毫没有觉察到,刚刚目睹杀人时的恐惧感,已经在无形中消失。

陆泽再次看了一眼手环,大厅之中,一名穿着棕色西装、戴着黑色墨镜的瘦高男人恰好走入,而他的视线,从进入大厅的那一刻……

便与监视器另一端的陆泽对视。

“不管你是谁,你都会死的很惨。”

墨镜男面无表情的捏碎了那枚银色监视器,他的目光扫过骚乱的大厅,突然,墨镜后的竖瞳猛地一缩。

“我们有多久没听到帕德梅的声音了?”

“大概18秒了……”一名皮衣人低声开口。

“帕德梅的落点在哪里?”墨镜男凶狠的将那人提起,暴戾的气息从全身浮起。

“不、不知道啊,队长,每支队伍的【鬼眼】只有指挥官才知道啊。”

一把将那名皮衣人扔出三米远,墨镜男扶着无线耳机,脸色难看的开口:“指挥官……”

“影257,你的行动失败了,我们碰到一个有意思的对手。”毫无感情色彩的中性声音响起,但落在墨镜男的耳中却让他直接在这大热天里打了个寒颤。

指挥官刚刚说的竟然是——行动失败?

行动明明才刚刚开始,怎么可能失败!

“指挥官!”墨镜男声音充满了不甘。

“你有1分钟撤离,我会配合你歼灭那支藏在后方的特殊行动队。”中性声音依然是毫无波动,仿佛一台机器人在下达命令。

墨镜男面部肌肉抑制不住的跳动,他一声不吭的关闭通讯。

随后一拳重重向下砸去,整个吧台轰然破碎!

“撤退!”

……

距离风云网络中心3公里的一座大厦上,明媚的阳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投入这间空旷的会议室,一道身影静静站在窗前,俯视下方。

看不清面容,但露出的手腕与脖颈却显出主人皮肤的白皙,灰色的职场套裙让那道凹凸有致的身影显得更加曼妙,充满成熟气息的波浪卷发披在身后,一杯端在手中的咖啡将她衬得神秘而优雅。

“当你发现帕德梅的生死会决定你的生死,而自由从你出手时就已经失去,你会不会气馁呢?”

“姑且有资格被称为对手的家伙,你勉强达到了被我欣赏的地步。”

“天才,是需要被调教的。”

女人不紧不慢的品着咖啡,漫不经心的自言自语。

……

……

“布局是一门艺术,杀人也是。”

在即将走到杂物屋的时候,陆泽站定,淡然看向金成辉,后者则是一脸懵逼似懂非懂的机械点头。

从陆泽出手的那一刻金成辉就感觉这世道已经不是他认识的那个世道了,别告诉他多上两年高中就能那么牛逼!

这他喵上的是天顶星的高中吗?

“稍等一会,看着就好。”

陆泽活动着手腕,独自向那间杂货屋走去。

金成辉一动不敢动,他紧张的握紧双拳,着急的比划着。

【里面的人有枪啊魂淡!】

但是他眼里那名天顶星的高三毕业生,却好像散步一样走到了杂货屋门前,然后……

随着那道威严的意志绽放,陆泽星源识海中的那枚金色指针,猛地一顿。

【时间静止!】

这一瞬,包含了时间与空间的整个世界,瞬间冻结。

无论是金成辉紧张的呼吸、无法抑制的心跳,还是远处风云大厅内正在扩散的烟云,全都如静止动画般定格。

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仅仅是微笑着伸手拉开房门。

视线扫过对面那名有着高鼻梁的混血白人惊惧、激动、嗜血的表情,然后淡然捏住那枚与自己眉心近在咫尺的黄铜弹头,轻轻的掉转方向,松开手指。

星源识海中一阵波动,时间的伟力再度推动指针摆动。

0.4秒里发生的一瞬,明明像独立于此世界之外的改变,但此刻却带着无可匹及的磅礴之势,狠狠撕裂属于现实故事的轨迹线!

“砰!”

一声枪响。

帕德梅眼中带着茫然,贴在墙上,眉心的弹孔带走了他的所有生机。

刚刚死亡的瞬间,他或许在思索,究竟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是上帝显灵还是撒旦复活了?

自己向前开枪打死了自己这种扯淡的悖论,竟然是真的?

当然,一切都不重要了。

现在他是已经死得透透的。

金成辉在眼珠恢复转动、大脑继续思索、嘴巴继续开口的时间里,他看到了陆泽拉开房门的画面,也听到了那一声枪响!

“——泽哥!!”他的大脑嗡的一声,只感觉身子发软就要摔倒。

都说了不让你去,对方有枪!对方有枪啊魂淡!

你这死了,让我还怎么玩!

“嗯?”

陆泽好奇的回过头。

“啊嘞?”

这一刻,金成辉像极了傻萌傻萌的豚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