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怎么办?现在非常危险啊,那神女的实力突然下降这么多,恐怕打不过狐面淫火蛟了,除非她再次解开一些封印力量。”九妹凝声说道。

“现在是走不了,打不过,情况简直糟糕到了极点。”刘官玉沉声道。

“最好的情况,就是神女和狐面淫火蛟两败俱伤,而且是重伤濒死,那么,你的机会就来了,不说把二者都解决掉,至少,也能从容逃走。”

九妹乐观说道,眼眸中有着一丝希冀。

刘官玉看了一眼战场,说道:“当然,这是最完美的情况,但据我猜测,那神女必定是赢家,即便不解除封印力量,她也能够有必杀手段!”

“你是说,春杀必定会胜?”九妹不解的问道。

“没错,你不要看她表面上狼狈不堪,可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她肯定还留有后手,否则以她的实力,一开始就逃走,谁也挡不住!”刘官玉分析道。

他眼眸中精光不时暴闪,脸上神色严肃,显然是做好了两手准备。

“刘官玉,准备出手!”也就是这一瞬,刘官玉的耳边传来了春杀有些焦急又愤怒的声音。

“再等一下,我刚才重伤,非常虚弱,还需要一点时间恢复!”刘官玉大喊道,不为所动。

他在试探,也在赌!

他相信春杀一定还有后手。

深眼窝和服美女皮肤牛奶白颜色清纯写真

“你该死!!”春杀怒不可遏,声音里的杀意浓郁有若实质。

但她再愤怒,也是无计可施。

刘官玉就是不马上动手,她又能怎么办?

还不得靠自己。

但她此时,确实有些狼狈,全身斑斑血迹,绝美的脸庞上也布满了血痕和灰尘,她眼眸狰狞,衣衫不整。

半空中,那七彩屏障震颤不已,阵阵哀鸣,显然是快要支撑不住,似乎下一瞬便要碎裂。

犹豫一阵这后,春杀眼眸中闪过一抹决绝,手掌一探,一颗七彩的丹药出现在她的手里。

这丹药与她平时吃的仙丹还有着一些区别,似乎更为珍贵。

那是一颗圆形的七彩丹药,比拇指略大,其上满是玄奥的符文,通体光华弥漫,荡漾着一股莫名的神韵。

“哼哼,果然有后手!”刘官玉目睹如此一幕,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

“这就是她为自己准备的杀手锏吗?”九妹一怔,喃喃自语道。

春杀紧紧盯着丹药,精致绝伦的脸庞上神色变幻,不发一语。

抬头望一眼半空中那摇摇欲坠的彩莲屏障,不再犹豫,一抬手,将丹药扔进了嘴里。

下一瞬,她身上那原本已经有些萎靡的气息,竟然开始节节攀升,身上的伤势,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恢复起来。

“轰隆!”

彩莲屏障再也坚持不住,被花色龙息击的碎裂四散。

狐面淫火蛟狂吼一声,朝着春杀迅雷般冲去。

“杀!”春杀冷喝一声,七彩光华布满全身,浩荡磅礴的气息席卷而出,身形一晃间,化作了一道七彩流光,一下子冲了出去。

速度迅捷绝伦,快到了极点。

便是以刘官玉的目力,都几乎不能看得清。

“你……”狐面淫火蛟陡然一惊,连声音都有些颤抖起来,巨大的眼眸中一片惊惧之色。

它实在想不通,眼前这个人类,为何实力突然飙升了。

“看来,我猜对了,春杀果然有后手!而且,这后手还非常的犀利!”刘官玉脸色凝重,喃喃自语。

他简直有些被吓着了,这女人,太妖孽了,不愧是来自神界啊!

如果不是亲见,刘官玉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世上竟还有如此逆天恐怖的女人。

神界的存在,都是如此恐怖,如此妖孽变态吗?

“幻梦剑法,死去吧!”春杀冷喝一声,手中的长剑闪电般挥舞,无数七彩剑芒狂涌而出,朝着狐面淫火蛟铺天盖地的斩杀而去。

狐面淫火蛟狂吼一声,双爪一搓,巨眼暴睁,两道漆黑光束自眼中狂飙而出,向着剑芒打去。

“呯呯呯!”

一阵阵爆响不绝而起,剑芒和黑光剧烈碰撞,然后俱都爆裂而开。

狐面淫火蛟居然挡住了春杀的这一轮狂攻!

春杀娇叱一声,身形闪动,竟围着狐面淫火蛟闪电般转起圈来,手中长剑幻起无尽剑芒,迅若雷霆般朝着狐面淫火蛟斩杀而下。

狐面淫火蛟也随着攻来的剑势不断转动身体,双眸不不断发出漆黑光束,巨嘴不断喷出花色龙息,拼命抵挡着犀利无匹的剑芒。

但这一轮强攻,它却是抵挡不住了。

狐面淫火蛟那身躯实在是太庞大了,尽管速度已是快捷无比,但在春杀有若鬼魅般的速度下,仍是显露出了一抹笨重。

渐渐的,狐面淫火蛟身上,多出了十数道剑痕。

但有着强悍肉体的防御,这些剑痕都不深,仅仅划破了皮肉,虽是鲜血淋漓,看起来恐怖,但伤势并没有多严重。

春杀目睹如此一幕,狠狠的皱了皱眉头。

“这孽畜的防御太强了,如此下去不是办法,看来 只有拼了!”她暗自思量。

下一瞬,春杀的身形竟然蓦地暴退开十数丈远,手一抬,竟将长剑扔上了天空。

“咄!”

她用手一指,光华迸射,天地一震,一抹长达百丈的犀利剑气狂飙而出,朝着狐面淫火蛟斩下。

威势狂猛绝伦,气息毁天灭地。

狐面淫火蛟见状,大惊,立时再度施展出了领域火海,无比庞大的虚影在火海中闪现,前爪猛抬,幻起一道巨大爪影,朝着剑气暴拍而下。

“轰隆!”

一声巨响陡然炸开,无尽的气浪狂飙四射,将虚空打的千疮百孔。

虚影虽然挡住了这一道剑气,但庞大的身躯却是被震的不住倒退。

春杀手指连点,便见剑气如雨,漫天而落。

无尽剑气裂空袭来,虚影拼尽全力抵挡,却仍是穷于应付。

片刻间,那虚影被斩中数剑,立时变得虚幻了许多。

又是数道剑气碎裂虚空,围杀而至。

“轰隆!”

庞大如山的虚影,被剑气生生斩的爆裂。

剑气纵横间,狐面淫火蛟的领域火海,被切割成了无数碎块,最终消散。

“哇靠,神女这后手,也太狂猛了!”刘官玉目睹如此一幕,不由心惊胆战。

“神女发飙了,果然很变态,纵然狐面淫火蛟的实力有所降低,可也还是强大无匹,不料其领域火海竟被活生生打散!”九妹也惊声说道。

领域火海被打爆,狐面淫火蛟终于有些慌了。

惊惧之中,萌生出退意。

但,已经晚了。

春杀竟如发狂一般,攻势更加猛烈,但见剑气飙射,纵横交错,犹如一张天罗地网,朝着狐面淫火蛟轰然笼罩下来。

狐面淫火蛟拼命抵挡,却仍是止不住身上的剑痕越来越多,鲜血如同雨水一般从身躯上落下,漫空飘洒。

“着!”

春杀娇叱一声,将无尽剑气直接锁定了狐面淫火蛟巨大的眼睛。

一阵狂攻之后。

狐面淫火蛟的身躯蓦地一震,一道剑气直接刺进了它的左眼之中。

“啊啊啊……”狐面淫火蛟立时发出无比痛苦的咆哮,它的左眼直接出现一个剑孔,鲜血喷泉般激射而出。

剧痛袭来,狐面淫火蛟心中畏惧如潮,疯狂的喷吐着花色龙息,飙射出漆黑光束,拼命的抵挡着犀利至极而又铺天盖地的剑气。

这一方空间都翻腾震荡起来,如同世界末日来临。

剑气越来越多,越来越快,就连刘官玉都捕捉不到剑气的踪迹。

下一瞬,伴随一声痛苦到极点的嘶吼咆哮,狐面淫火蛟的右眼,也一下子被洞穿了。

春杀大喊一声,剑气更猛。

“轰轰轰……”

失明的狐面淫火蛟暴躁不安,巨型的身躯横冲直撞,左躲右闪,拼命抵抗着漫天而下的剑气。

空中的战况,呈现出胶着之态。

狐面淫火蛟虽不能逃脱,春杀的剑气却也一时间将其奈何不得。

狐面淫火蛟的肉体之强悍,实在是太变态了。

“在我看来,那狐面淫火蛟和神女,皆已经是强弩之末,此时,正是逃走的最好时机!”九妹提醒道。

“狐面淫火蛟肯定是要败了,就是不知神女那小妞还有没有后手,我都有点怕她的后手了!”刘官玉迟疑道。

“神女的状态并不好,”九妹冷笑道:“她现在表面上很厉害,但事实上,她已经重伤了,她之前服用的丹药,必定是有着强烈后遗症的。”

刘官玉也同意这一点,否则,神女早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服下那丹药了。

看神女服药时的慎重、小心和忌惮,便知她轻易不敢服下那丹药。

她害怕那丹药的后遗症!

“那就逃走?”刘官玉也心动了。

但就在此时,突听得轰隆一声,他扭头一看,只见那狐面淫火蛟竟放弃了抵挡,身躯倏地缩小一半,不顾剑气临体,猛然一扑。

这一扑,快到了极点,也大大出乎了春杀的意料,一时间竟闪避不及,被狐面淫火蛟一双巨爪抓住了。

霎时间,鲜血迸溅。

春杀急切的声音传来:“赶快过来助我一臂之力,我抵挡不住了!”

刘官玉一听,犹豫了。

“我到底要不要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