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没风,转到西边的太阳晒的人暖暖的,吕冬坐在马扎上,思考着上午吕振林说得开会的事。

三爷爷想做事,这一点谁都能看出来,但具体做啥,却迟迟没下决心。

副业是肯定的,这年头谁都不会认为从地里刨食能刨出个富裕村。

要想富,先修路,这话绝对没错。

但路修好了,真要富,还得靠副业。

以吕冬的观点,以吕家村现有的条件,发展卤煮其实很不错。

问题是,他这么想,三爷爷和村里老一辈不一定这么想。

这年头的卤煮,都是单独开个店小打小闹,别说青照了,放眼泉南,目前真正做大的卤煮类店面也少之又少。

卤煮只能说是未来选项之一,可能还不太靠前。

如果首选卤煮的话,三爷爷最近这俩月也不会频繁出去转悠考察。

吕冬始终觉得,做生不如做熟。

说实话,他非常希望看到吕家村发展起来,也愿意为此尽一份力,毕竟这是生他养他的故土。

和服美女撑伞莲步轻移

胡春兰带着他长大,没受欺负,吕家村很关键。

换到风气不好的村里,一个女人带着个小孩,日子不是一般难熬。

另外,从个人方面来说,吕家村是吕冬的基本盘,吕家村发展起来,对他个人也有好处。

曾经有很多村庄已经充分证明过这点。

吕冬突然想起三爷爷说过的话,他也在顾虑程立峰事件的影响。

这事他也有所考虑,抽空要到处看看转转。

对面,宋娜看了吕冬一眼,见他在考虑事情,没有打搅。

她提过一个袋子,拉马扎坐下,从袋子里面掏出精美的包装盒,打开以后,从手边取来一条格外漂亮的玻璃吊坠,放进包装盒里。

这些都是为圣诞节专门进的货。

贴上事前写好的十元价签,也不合上盒子盖,就敞着口,放在摊位最前面。

阳光照在上面,吊坠闪闪发光。

宋娜特地走出摊位看了眼,满意的点头,回去装第二个,第三个……

这会没人,乔卫国过来,好奇的看看,问:“黑蛋,咋装盒子卖?”

宋娜笑着说道:“马上圣诞节,学校里面送人礼物的很多,一般的拿不出手,送当然要送好点的,我专门准备了些,看行不行。”

乔卫国拿起个包装盒看,大概做生意多了,多少有这方面的意识:“成本多少?”

宋娜看了眼他拿的那个,说道:“盒子一块五,项链一块。”

项链也是专门进的,比论包批发的质量好,也贵几毛钱。

乔卫国想不明白了:“包装比项链价高?”

宋娜说道:“我这两天仔细琢磨,去西市场的时候,也去些礼品店看过,同样进价几毛钱的东西,他们就敢卖5块乃至10块钱,我觉得包装是关键。”

她问道:“卫国,如果你想送人东西,是选个便宜的,还是贵点却带精美包装的。”

“我?”这问题可把乔卫国难住了,想了好一会,他才说道:“我没送过人东西,也不知道送给谁。”

焦守贵听到了俩人的话,凑过来说道:“我要送,尤其送给女的,肯定选带精包装的,看起来就上档次,我干了这几年买卖,发现了,包装很重要。”

乔卫国挠挠光头,想不明白,包装能有啥用?

“小宋,你挺有办法!”焦守贵称赞道:“这是个挣钱的好法子。”

他拿起两盒印着《还珠格格》封面的磁带,一盒封闭式的精美包装,一盒简易包装:“都是盗版磁带,里面的东西一样,这盒3块钱,这盒5块钱,三块钱的卖得没五块钱的好。”

焦守贵似乎想到啥事,别有感慨:“这人,都喜欢看面上功夫。”

正说话,有个戴眼镜的男生进市场,看到宋娜摊位前闪闪发光的礼品盒,被吸引了过来。

他蹲下,仔细打量一个个礼品盒。

宋娜跑宿舍推销好几个月,早练出来了,问道:“同学,你买圣诞礼物送人?”

张不开嘴的话,她也不会连明年学费都挣出来了。

戴眼镜的男生看宋娜一眼,应了一声。

“女朋友?”宋娜又问道:“确定关系了?”

男生可能是大一新生,脸皮似乎有点薄,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宋娜选了个项链礼盒,说道:“你看这个吊坠,模仿的今年大热电影《泰坦尼克号》里面的海洋之心,多漂亮!跟真的一样!”她扣上盒子盖,指着精美包装上的一行字:“我心永恒!这寓意多好,人看了就感动。”

男生心动,还有点犹豫。

宋娜东西卖的多,自我总结出一些经验,明白这个时候男生关心的是啥,又说道:“这么漂亮的项链只要十块钱!还免费赠送一个精美包装!泉南的礼品店里,类似的项链一条要五六十块钱!”

眼镜男生掏出钱包,找出十块钱,递给宋娜:“我要了。”

宋娜扣上盒子,东西交给男生,说道:“提前祝你圣诞快乐。”

男生拿着精美的包装盒,高高兴兴的走了。

吕冬从对面过来,听到了宋娜的话,笑着说道:“行,黑蛋,练出来了。”

宋娜笑:“连续跑几个月女生宿舍楼,见得人多,多少积累一点经验。”

吕冬点点头,对于一个十的女生来说,其中的艰难可以想象。

上门推销,白眼、闭门羹和冷嘲热讽估计少不了。

宋娜从来没跟他说,说的都是好的一面,不好的那些都在自个承受和消化。

希望她这些努力,能换来回报。

吕冬多少有点这方面的意识,这年代抓住机会肯努力,跨越阶层还不是特别难。

“学校里面很在意圣诞节?”吕冬问道。

“有些人对过洋节非常热衷。”宋娜简单说道:“我也是看到这些,才进了点货试试。”

吕冬说道:“大学生,一向走在前沿。”

事实证明,过圣诞节的大学生真不少,宋娜的礼盒卖的很不错,一晚上卖出去四五十个。

不算人工,一个才两块五成本。

吕冬觉得,如果附近开个礼品店,这两天人肯定爆满。

还有,这时节快捷式酒店也会爆满。

隔音不好,说不定晚上一整层楼汇成大合唱。

晚上收拾摊子,吕冬骑车拖着拖斗,宋娜坐在后座上,一起去房子那里。

拖车从小嘉陵上拆下来,直接拖进小院里。

宋娜把她的提兜拎到屋里,找出专门准备好的吊坠,装在口袋中。

吕冬进来:“我从北边走,稍你回学校。”

宋娜一手抄着口袋,攥住挂坠:“明晚我不来了,班里有活动,再不去参加,就彻底被孤立了。”

吕冬问道:“大学校园有没有校园霸凌?”

宋娜笑着说道:“上高中时,都是咱欺负人,谁敢来欺负咱?”能跟高中时吕冬走得近的,怎么可能是小绵羊,她故意说道:“不是还有你这个五毒教教主罩着吗?”

吕冬赶紧托住脸:“黑蛋,咱不提这茬。”

宋娜想了想,从口袋里摸出挂坠,大大方方说出早就想好的话:“咱也赶回时髦,过个洋节,明天平安夜,我不来市场,现在提前送你,你骑车整天来回跑,带个平安坠在身上,平平安安。”

挂坠是个白色半透明的圆扣,样式非常简单,上面就拴跟红绳子。

吕冬接过来,粗糙的手指从上面拂过,问道:“玉的?”

宋娜实话实说:“石头的,不是玉。”

吕冬装起来,刚想走,忽然想到人送东西,应该给回礼,但身上破棉袄,军大衣,不太合适?

提包里倒是有东西,俩证书,一份报纸,这是上头给的荣誉证明。

还有两烟盒,一个里面装着烟,他和黑蛋都不吸烟;另一个装着死掉的痒辣子,这个倒是挺有纪念意义,问题送女孩毛毛虫,不是脑袋抽筋?

吕冬拍下胸口,想了起来,他一直戴着个平安坠。

手摸进脖子领口,吕冬将金黄色的吊坠摘下来,递到宋娜面前:“我也没别的,这个一直随身戴着,送给你。黑蛋,你也平平安安的。”

宋娜的目光落在吕冬手上,这条吊坠她一眼就认了出来。

金黄色的细链子下面拴着个圆形平安扣,平安扣上还有纹饰,做得非常精美。

按照吕冬的说法,这是他从诈骗犯手里坑过来的。

“行!我不跟你客气!”宋娜一把接过来。

吕冬转身往外走:“我先去戴头盔。”

宋娜没动,拿起吊坠戴在脖子上,平安扣塞进衣服里面贴身放好,黄铜质地的坠子一点都不凉,温温的。

“黑蛋!”吕冬的声音从门口传进来:“干嘛呢!快点!”

“来了!”宋娜赶紧戴上羽绒服帽子。

宋娜锁好门,坐在摩托车后座上,吕冬带着回市场。

冷风嗖嗖的吹过来,宋娜靠近一点,对吕冬说道:“吕冬!平安坠要戴着才管用!”

吕冬戴着头盔,听不太清楚:“黑蛋,你说啥?”

宋娜贴到他脖子后面:“平安坠记得戴上,戴上才管用!”

吕冬这次听清楚了:“我晓得!”他随口说道:“你也是!”

回市场,让乔卫国骑着另一辆嘉陵车先走,吕冬挂上拖斗,拉着宋娜回体育学院。

跟前几次一样,吕冬等宋娜下车,进学校大门,才加油离开。

第134章 终归是钱的问题(求订阅)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这两天气温回升,冰雪开始融化,与烂葱泥搅在一起,给马路铺上层黑泥,不仅汽车容易擦滑,还散发着一股非常特别的臭味。

味道不如鸡粪浓烈,却格外刺鼻,有些对葱味特别敏感的,甚至能被熏到眼红。

大半个青照,都笼罩在一股特殊的毒气里面。

连吕冬这种打小闻惯葱味,又被铁叔养鸡场鸡粪味时常熏陶的人,都有点受不了。

走在路上,除了全覆盖式头盔,还戴上一个大口罩。

好在县城挺整洁,下午的温暖的阳光下,吕冬车子停在工商行门口,拿着提包进银行存钱。

跟以前一样,零零碎碎一大堆零钱。

今天人多,排了好一会队,才轮到吕冬。

接待他的,又是那个女工作人员,见到吕冬排到窗口,毫不犹豫向后面请求援助。

吕冬也不负所望,取出一摞又一摞码好的零钱。

女工作人员冲他微笑,说道:“存钱?”

吕冬也笑:“存钱。”

女工作人员不再多话,跟另外一个人埋头点钱。

排在吕冬后面的人,难免有所抱怨,毕竟点这些零钱,需要不少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