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门前有两座高大的戏球狮,不知用何种石材做成,深青的颜色中带着几缕嫩黄。

   石狮雌雄一对,左雄右雌。

   雕刻师以细腻的刀工,精湛的刀法,将两只石狮雕刻得活灵活现,栩栩如生。

   两只狮子的前脚都捧着一只绣球,圆滚滚的绣球上刻满了螺旋纹。

   枣红色的大门上,钉着九行九列八十一颗门钉。

   门钉由黄铜制成,已不复当日那般耀眼,悠久的岁月,给它们烙上了斑驳的印痕。

   门楼顶的琉璃瓦以仰合瓦方式铺就,却些许苔藓隐现其间,雀替和门簪的外表上已有几缕裂痕,沧桑之感扑面而来。

   刘官玉用手抚摸着右边雌狮的头部,只觉一股清幽的凉意直透掌心。

   “神仙姐姐,你看这两只石狮是不是憨态可掬!”刘官玉看着石狮张开的巨嘴说道。

   “嗯,感觉石狮滚绣球的样子萌萌哒!”孙兰香笑道。

   但下一刻,这萌萌哒的石狮就变成了吃人的猛兽!

   陡然之间,石狮身上闪过一道黑色的光芒,一股狂猛霸道的气息从石狮体内迸射而出,两只眼珠竟然转动起来,闪烁着幽幽的光芒。

   短裤美女阳光沙滩 享受海边湛蓝时光图片

   刹那之间,两只石狮俱都活了过来!

   只见右边的雌狮仰天发出一声低沉的怒吼,抬起右爪,猛地朝着刘官玉的头部闪电般扇了过来。

   只觉劲气排空,呼啸震耳!

   眨眼间,那巨大的爪子已到眼前!

   刘官玉要想避开,已是不及!

   看着在眼前迅速放大的巨爪,刘官玉不由心胆俱裂!

   千钧一发之际,他的眼前多了一只纤巧秀美的手掌,掌心中灵力盾光华灿烂。

   石狮的巨爪猛然扇在了灵力盾上。

   “啪!”

   巨响声中,孙兰香只觉得一股威猛霸道的巨力倾山倒海般涌来,身形立时被拍得倒飞而出。

   此时,左边的雄狮却是一双前爪猛然举起绣球,狠狠地朝着刘官玉砸来。

   绣球闪电般冲出,劲风呼啸,声威骇人!

   危急之际,一截碧绿晶莹的柳枝出现在他头顶,碧绿的光芒湛然闪烁,将刘官玉笼罩在内。

   “轰!”

   绣球砸在碧绿的光罩上,发出震颤人心的闷响。

   碧绿的光芒剧烈闪烁,光罩瞬间凹陷。

   刘官玉只觉巨大的绣球电闪而来,挟裹着惊人的威势,砸在额前一尺之处。

   碧绿的柳枝拼命抵挡,终是不敌。

   绣球闪电般再进半尺,刘官玉眼前一黑,只觉一股巨力袭来,瞬间抛飞而出。

   孙兰香此时堪堪落地,见此情景,复又足尖点地,身形如风,闪电般冲了过来,伸出双手将刘官玉抱住。

   甫一接触,只觉一股凶猛狂野的力道排山倒海而来,不由自主,连退三步。

   “巨猛的力道!”

   孙兰香心下骇然。

   “轰!”

   绣球砸在大门前的岩石地板上,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

   右边的雌狮双脚蹬地,身形跃起,眨眼间已至二人身前,右爪凌空一扬,闪电般拍向刘官玉头部!

   而那左边的雄狮却是身形一晃,身形如风,电光石火般奔至绣球旁,右脚猛然一踹。

   绣球飞起,破空之声大作,朝着刘官玉电射而至!

   “怎么都来攻击我!”

   刘官玉倒不是希望石狮去攻击孙兰香,只是惊心之余,不免诧异。

   眼前爪影晃动,身前劲风暴响,头顶碧光湛然!

   巨爪猛拍而下,劲风激荡,响声震耳!

   刘官玉被拍得猛然倒飞而出,直直地向外摔去。

   光华灿烂的秋水剑迎上轰然而来的绣球,“叮”的一声锐响,孙兰香只觉得剑尖传来一股惊涛骇浪般的巨力,身形竟被击得倒退而走,在岩石地面留下一道深深的印痕!

   此时直接面对,才知雄狮抛出的绣球带有何等恐怖的巨力!

   孙兰香连发三道青色旋风,缠绕在自己身上,这才稳住身形。

   绣球威猛的冲势这才嘎然而止,“呯”的一声砸落地面,激起劲风漫天。

   那雄狮却身形毫不停顿,居然毫不理睬孙兰香,直奔刘官玉而去。

   而那雌狮见一掌拍下,刘官玉居然跑掉,顿时恼怒万分。

   嘶吼一声,纵身跃起,电光般窜至刘官玉身边,左爪伸出,猛然下按,右爪张开,变成蒲扇般的大手,呜的一声,疾如雷电般向他脸庞扇来!

   而那雄狮也是仰天一声狂吼,似乎在喊:“小子,你竟敢欺负我的老婆,找死吧你!”

   便也风驰电掣般直冲刘官玉而来。

   “不许伤害小官官!”

   孙兰香娇叱一声,身形似电,急追而上。

   刘官玉简直郁闷得要死!

   我没干什么啊!

   怎么就摁住我一个人猛揍呢!

   雌狮左爪疾如雷电般按在了碧绿光罩之上,顿时一阵华光闪烁,二者激烈相斗!

   却是势均力敌。

   光罩弹不开狮子的左爪,雌狮却也破不开光罩的防护。

   下一刻,刘官玉眼睁睁地看着雌狮那蒲扇般的右爪,闪电般扇了过来!

   “呯!”

   一声震天巨响!

   那蒲扇般的右爪狠狠地扇在了光罩之上。

   一阵碧绿的光芒疯狂乱闪,光罩剧烈地左摇右晃,犹如狂风暴雨之中摇摇欲坠的小树苗。

   孙兰香感觉自己的神念似乎马上便要控制不住柳枝。

   雌狮怒吼一声,蒲扇般的巨爪雨点般落在光罩之上。

   光罩华光颤动,如大厦将倾!

   雌狮见那光罩似乎下一刻便将崩溃,但十几巴掌下去,还是那摇摇欲坠的样子,依然不破。

   雌狮发狠,猛然双爪抱住光罩,使劲揉搓,剧烈摇晃。

   刘官玉只觉自己犹如惊涛骇浪中的一叶扁舟,时而被抛向浪峰,时而被砸入浪底。

   霎时之间,一阵头晕眼花,恶心欲吐。

   想要逃走,却哪里能够!

   雄狮的魁梧粗壮的身形却已越来越近。

   孙兰香大急,体内灵力狂涌,手中的秋水剑光华大盛,剑芒吞吐一丈多长,如怒龙腾空,银月临世,挟裹着超强的威势,向着雄狮当头斩下!

   剑芒划过长空,洒下一片银辉,尖锐刺耳的裂帛声响彻四野。

   雄狮的身形顿了一顿,似乎想要回身抵挡,但下一刻,复又转身向前,唯只身上遽然冒出浓郁的黑光。

   璀璨耀眼的剑芒斩在那黑光之上,发出轰然巨响,黑光与银色的剑芒四散激射,如黑白二色的礼花在半空倏然绽放!

   雄狮身形一个踉跄,便又站稳,黑光散去,只见背脊之上一道深深的印痕。

   这威势巨猛的一剑,竟被雄狮硬生生抗住!

   雄狮身形不停,疾若流星般向刘官玉奔去。

   孙兰香急展身形,向前狂追。

   但终究是慢了一步。

   眨眼间,雄狮已奔至刘官玉身前。

   陡然一声震天狂吼,身上更是黑光大盛,右爪之上黑光浓郁有如实质,刹那之间,竟幻化成一柄硕大的光锤!

   光锤高高挥起!

   雌雄二狮对视一眼,同时仰天长啸,啸声高亢激昂,直入云霄,大地震颤,草木伏首。

   下一瞬,雌狮挥掌,光锤砸下!

   狂猛绝伦的攻击同时降临!

   “轰!”

   剧烈的碰撞声中,碧绿的光罩之上,碧黑二色的光芒陡然炸裂,四散而射。

   光罩不支,发出一声哀鸣!

   孙兰香见此情景,猛然向空中喷出一小口鲜血,右手骈指一点,一片浓郁的青光挥洒而出,将血珠笼罩在内。

   下一瞬,血珠分崩离析,化成一片血雾,与青色光芒凝为一体。

   转眼间,又形成一个红中带青的光团,大如拳头,形如太阳。

   光团一闪,瞬间从柳枝形成的光罩外一冲而入,电光般没入柳枝之内。

   柳枝得光团之助,顿时碧绿的光芒暴涨,竟又抵住了光锤与右爪的攻击。

   雄狮大怒,猛踏地面,轰然声响中,两只着地的脚爪竟深陷地面之内。

   光锤再次被高高举起,挟裹着浓郁的黑色光芒,从空中猛然砸下!

   光锤过处,虚空崩塌,劲气激荡,啸声震耳。

   “轰!”

   一声更为剧烈的碰撞声响起。

   光锤闪电般砸在光罩之上,柳枝毫光大放,光罩闪烁出碧绿的光芒。

   光罩虽未崩溃,却也抵挡不住光锤的绝猛之势,被砸得倒飞而起,如箭矢般向水池激射而去。

   “小官官!”

   孙兰香一声惊呼,便要追赶,却被雌狮拦住,立时你来我往,剑来爪去,杀得难分难解。

   雄狮却是身形不停,疾如流星一般追上,对着刚落地的刘官玉又是一锤砸下

   光罩再次被砸飞。

   光罩内的刘官玉只觉一阵天旋地转,睁眼时已离水池不远。

   雄狮再次追上,猛冲一步,高高扬起的光锤狠狠砸下。

   刘官玉斜卧在地,只觉头晕眼花,五脏六腑巨疼,肋骨断裂处有鲜血汩汩而出。

   望着当空砸下的光锤,他只能祈祷光罩坚挺依旧。

   陡然之间,雄狮的身前,一道极细的红光闪现!

   红光轻鸣一声,猛然切割而下。

   黑色的光锤,瞬间被切下一半,“呯”的一声砸落在地。

   雄狮冲在前面的一只脚爪,被红光一切而过,瞬间断落在地。

   雄狮慌忙稳住身形,却是已失去了半个光锤和一只脚爪。

   雄狮看着残缺的身体,狂吼一声,声音中露出无尽的恐慌。

   然后,扭头便跑。

   三只脚的雄狮,速度竟也不慢。

   路过雌狮与孙兰香激战之处,竟不稍停,朝着雌狮吼叫一声,直冲而过。

   眨眼间便跑到了左边的石墩之上。

   雌狮见状,不再恋战,朝着孙兰香狂吼一声,也是扭头便跑。

   路过绣球时一把抱起,风一般来到左边石墩旁,把绣球放在了雄狮身下的石墩之上。

   雄狮忙用两只前爪按住绣球,头一抬,嘴一张,身上一阵黑光闪过,又恢复成原本的模样。

   雌狮也是纵身跃上右边的石墩,刹那间恢复成原先模样。

   一切似乎都没有变化,唯只左边的雄狮,少了只后脚爪。

   天地一片静寂。

   风吹草动,花木芬芳。

   一切杀机,俱都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