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的两个绝世的女子都和他深渊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一个是他珍之爱之的伴侣,一个是对他有着授业之恩的大师姐,两百年了,就算是有一个木头脑袋,很多事情他也是想通了,若说有错,那么这一切的过错都来自自己,现在是时候为自己的错误买单了,两百年了,整整两百年了,红一身躯轻微的颤抖着,她知道在他的身后就是深渊,她思念了这个男人百年,可是现在她竟然是没有那个勇气去转身去看深渊的眼睛!现在的她已经是今非昔比,她还有什么脸去见他呢?

   “主人,深渊大人来了!”小丽是最先开口的那个人,显然深渊的来临是真的很让她开心,为自己的主人开心,幻流沙一直在笑,笑着笑着竟然有了眼泪出来,现在这个情况她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深渊一步步的走向了两个女人,宽大的手掌轻轻的揉了揉谢长安的头发,这神态好似是大哥遇见了弟弟一般,“你的表现很不错,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吧,你还要接着走下去,不能停!”

   “怎么,我人都是来到了这里,你都不愿看看我吗?这可真的是太让我难过了!”三人的会面应该是极为的动人的,一份情感在各自的思念中维持了两百年,这本身就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谢长安和日心等人相互使了一个眼色,他们都是知道现在深渊三人一定会有很多贴己的话要说,三人之间的恩怨情爱早已是团在了一起,自己这个外人在场自然不好,转身消失离开!

   一瞬间,这流沙领域中只剩下了深渊、红一、幻流沙三人,男子一身紫衣,贵气逼人,三人的眼光此时在空中相遇,果然不管时间怎么变,红一还是红一,流沙还是流沙,“我”三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了这么一个字,“你”紧接着又是说出了一个你字,少时,三人都是轻轻的笑出了声音,这一笑自然让之前的尴尬荡然无存!深渊举手投降,“好吧,你们先说,我听着。”只能这样,不然他们都不能说话了,那岂不是一种遗憾吗?

   红一和幻流沙相互对视了一眼,幻流沙轻轻的点了点头,示意让红一先说吧,刚刚的那一招已经让她们两人都了解了彼此的内心,自然是打不起来了,这两个人的恩怨原本就来自深渊,既然心意相通,自然是化敌为友,而且红一性子内敛,很多话一直没有机会说出口,现在这就是一个机会,红一看着眼前的男子,多年前的那个修炼认真的小子的眉眼和这个男人重合在了一起,“师弟,这些年你好吗?”也许是自身性子的缘故,她开口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不过这才是他认识的那个红一。

   深渊笑道:“应该不错,师姐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有一丝的变化!师傅他老人家好吗?”如何能够想象昔日威震天下的深渊今日的深渊之主在红一的面前竟然是有了一丝窘迫的之意,也许在深渊的内心中他一直都没有变过,他一直都是红一的小师弟而已,“师傅他老人家很好,还说让我考验你一番,看看这些年你的功夫是不是长进了一些!”

   红一化作一道红光冲向了深渊,双手平展,一股强大的掌力是扑面而来!这一看似平凡的一掌正是师门的嫡传绝技之一,一马平川,深渊身形不动,同样以相同的招式对攻,四掌相击,无声无息,可是两人的真气鼓荡,显然都是用上了真本事,他们这些年来都各自有奇遇,功力是日渐深厚,可是现在他们不是威震的霸主只是同门师姐弟而已,两人姿势优美,掌影翻飞,这样的默契度如果不是真正的了解是绝对做不到的!

   一轮较量下来,她们两人似乎又是回到了从前,红一拿出了一个皮囊,丢给了深渊,笑道:“这个给你,我想这么多年过去,你的口味应该是不会有任何的变化的,这是我亲手酿的桂花酿。”这是一个习惯了,在他们两人还是少年的时候,深渊就极度的喜欢红一的桂花酿,这么多年过去,再出闻到这样的酒香,深渊自然是喜不自胜!一旁的幻流沙终于是明白了,为什么流沙领域的圣泉她不准任何人动,原来这泉水是用来酿造桂花酿的!

   “真是好酒啊,原来师姐的手艺一直都是没有丢下,真好!”这就是深渊和红一之间的交流,看似平淡,其实字里行间都是真情,“哇,原来大姐娇羞的时候竟然是如此的动人,只可惜我这一生只能是女子,若是身为男子,深渊未必是我的对手!”红三世红衣六圣中性子最跳脱的人,那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小点儿声,你要是不担心你的屁股开花,那就是再大声一点儿好了!”红二最喜欢的就是拆台,那真是拆的一点儿都不剩下!

   这么大的笑声,红一自然是听的一清二楚,这几个丫头一会儿再好好的收拾他们!竟然敢取笑他们的大姐!

   随即正色道:“两百年了,我以为我再无机会和你这么肆意的谈笑,我以为你真的不懂我的心,看来真正傻的人是我,是我后知后觉了!”深渊和红一的情感和幻流沙的不同,前者来自陪伴,后者则是火花的碰撞,两者究竟谁高谁低这本来就是一件很难弄明白的事情!“不,师姐,终究是我错了,若不是我的木讷,你怎么会饱受思念之苦呢?更让你和流沙缠斗了两百年而不休止!希望现在补救还算不晚!

   “不晚,一点儿也不晚,我到今日才知道,原来幻流沙对你的情竟然是一点儿也不少于我,我想有一件事情现在你应该要知道的,你可还记得百年前你和天元帝一世征讨四方的时候,身受重伤儿不治吗?你可知道你是怎么好的吗?难道你真的以为是幻流沙用自己的医术为你治好的?其实根本就不是这样,她是偷了家族的祖传秘药才换回了你的性命,但是任何事情都是由代价的,这个女人索要付出的代价就是死后灵魂不入轮回,成为一个孤魂!”

   红色格子小嘴巴美女夏日清凉街拍图片

   幻流沙的家族那是医药世家,每一种秘药都是千金而不可得,若是其他的也就算了,为了让深渊活过来,她竟然是偷取了家族唯一可以让人起死回生的春风露,这春风露是家族的至宝,一共就只有两滴,多年以来被束之高阁,任何人都不准动,难怪家族对幻流沙的惩罚是如此的严重!这个事情是红一刚刚知道的!当然按照红一自己的性子是绝对不会告诉深渊的!他若是知道了,也只能是徒增烦恼而已!

   事情竟然如此,现在深渊方才想起,为什么在自己当时伤愈后,幻流沙说要离开一阵子,当时不管自己怎么问她他就是不肯告诉自己,并且自己还亲眼看到她是和一个年轻男子走的,现在看来那年轻男子应该是他们幻家的人,只是当时自己并不知晓,关心则乱,深渊朝着幻流沙招了招手,“你还愣着做什么呢?现在你就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的吗?”

   说什么呢?说自己是如何如何承受责罚的吗?她才不会说呢?最重要的是深渊还好好的活着,这比什么都要重要,至于对自己的惩罚,幻流沙依旧是心存感激,家族的人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要了自己的性命她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说到愿望的话,幻流沙希望在自己接下来的时光中可以和深渊永远的在一起,她已经是受够了分别之苦!日后将没有任何阻力可以将他们分开了!

   “感谢的话我不要听,那样生分,我们之间不说谢谢,现在的你不是好好的吗?我觉得我又可以好好的折磨你了,这是上天的垂怜,不是吗?”幻流沙都这么说了,深渊自然是不能分辨,是的,她说的不错,他们之间不说谢谢!“师姐,我能拜托你一件事情吗?”默契如他们,红一自然是知道男子要说的是什么,玉手轻轻的点在了男子的嘴唇上,“不用说了,我都明白,你想让我饶了六妹对吗?这很容易的!”现在既然深渊已经回来了,那么她自然会撤销六妹的惩罚!

   “之前就说好了,红六是我唯一的弟子,她的流沙大阵和我的招式心法相近,相信经过我的指点后,她的功力一定会比你强!”时间才过去了多久,这两个绝世的女子现在竟然是亲如姐妹,“走吧,我们去化骨池,去看看六妹,我又怎么可能会真的忍心责罚她呢?”

   谢长安觉得这样的结果才是最好的,笑道:“小弟在这里恭喜大哥了!”谢长安的心中自然是羡慕的,他希望自己日后也能和王海洋毫无阻碍的在一起,但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深渊此时心情大好,“既然你一连叫我几声大哥,那大哥自然是不能让你白叫,不如你我今日就撮土为香,义结金兰如何?”

   交友贵在交心,谢长安和自己一样都是性情中人,“皇天在上,厚土在下,今日我深渊愿和谢长安义结金兰,有福永享,有难我当!”谢长安自然不乐意,“大哥,什么叫有福同享,有难我当呢?是同当啊!”深渊一愣,随即放声大笑,“哈哈哈,好,你我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听大哥说,日后你也一定会和大哥一样的幸福!”

   化骨池中的池水在不断的翻涌着,红六紧闭着双眼,池水开始变红,“六妹,你上来吧,从今日起你的师傅就是幻流沙了,我们日后将不分彼此!”红六缓缓的睁开眼睛,一个纵身,已然是离开了化骨池,“大姐你…”

   红一抱住了红六满是伤痕的身躯,“一切都过去了,之前是大姐不对,你能原谅大姐吗?”固然曾经他让红六脱离了苦海,但自己给予他的伤害也是不好,看看,一个好好的姑娘因为自己的缘故而变得扭曲不惜背叛自己,看来自己之前真的是错的太多了!

   “大姐,之前我就说过,没有你的话,焉能有我的今日,是我错了,我明明知道你和深渊大人情比金坚,但我还想着要去破坏,这惩罚是承受的一点儿也不冤!我应该得到你的原谅才是,我就是一个狼子野心的女子!”话一旦部说开了,之前的怨气也好,惩罚也好,都烟消云散了,红六朝着幻流沙盈盈下拜,“弟子红六拜见恩师流沙。”

   “好,真的是太好了,日后你就跟着我好了,老师我一定对你倾囊相授!”

   “长安,大哥答应你,日后只要你有了任何危难,不管你在什么地方,大哥都会第一时间赶来帮助你!”谢长安自小没有兄弟,今日才知道有了兄长竟然是这样的感觉!“长安,你没事真的太好了!”就在这个时候,王海燕和武元也是醒来了,“长安,我告诉你啊,你可一定要小心幻流沙和红一这两个女人啊,你都不知道我和海燕究竟是经历了什么,不要让我看见这两个女人,不然的话我是一定会让她们好看的,让他们知道我的厉害!”

   “咳咳”谢长安猛地咳嗽两声,这个武元还真的是什么都敢说啊,她难道就没有看见他口中的两个女人此时就站在他的身后吗?对此,深渊打算两不相帮,“哦?你竟然是这么的厉害啊,那你打算怎么教训我们呢?”红一神态,声音好似一道霹雳一般在武元的耳边响起,武元身子僵硬的转了过去,脸色无比的难看,谢长安你这个小子怎么没有提醒我呢?活该让自己出了这么大一个丑!谢长安无辜中枪表示自己也是很冤枉的,你难道就没有听见我刚才的咳嗽声还有眼色吗?你啊,就是活该!

   武元干笑道:“呵呵,这不是幻流沙和红一吗?真是好久不见啊!”好在现在两个女人心情大好,不和这个男人一番见识,若是在今天以前,武元会是什么下场,自然是不难想象!“好了,好了,真是热闹的可以,长安这弟子试炼你已经是进行到了一半,我要告诉你的是,在今年这么多的弟子中,你是最好的一个,若是不出意外的话,你完成这弟子试炼后,应当可以成为晓禾大师的关门弟子,这在月能寺是无上的荣耀!

   原来,月能寺第七天王风空的诸多弟子都是丧生于闪电之峡,唯一存活的弟子就是日心了,对此,日心也是心中有数的,这成为晓禾的关门弟子是谢长安应该得到的荣誉,自己绝对不会和他抢!“长安,你可听过天柱不周山吗?”深渊开口道。

   “不周山我当然知道,相传千年前,水神共工和火神祝融相斗,共工不敌祝融并且也撞断了天柱不周山,被天界惩罚永远困于不周山,永生不得出来。”

   “不错,你说的很对,这山洪的主人正是共工,这也就是说你接下来要去的地方正是不周山!”